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5810|回复: 0

鼻子:芳香师的工具

[复制链接]

543

帖子

1401

听众

7043

小花
芳香达人 Rank: 10Rank: 10Rank: 10
纯氧呼吸芳香师 发表于 2014-4-5 21:5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he Nose: An Aromatherapist’s Tool by Jennifer Peace Rhind
鼻子:芳香师的工具

(作者:Jennifer Peace Rhind  译者:纯氧呼吸 )

在学习使用精油的时候,大家都有自己的心得。对于香气的体验,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有时候气味清晰明了有时候含糊不清。然而,当我们进行了系列正规学习之后,需要探究香气在芳疗中的作用,这是帮助我们建立全方位对精油的认知,有时候我们会不自觉的忽视了嗅觉在学习中的作用-这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目前是更多关注在精油生理治疗方面。我们从来都不建议忽略嗅觉在芳香疗法里面的作用,但是它在学习内容里还没有完全处于重要的地位。

我们可以通过两种不同的方面学习关于嗅闻在芳疗过程中的运用。这两种都是深入学习的经验积累和完美的学习方式,而非肤浅学习。第一方面是来自嗅觉鉴定的收获,第二方面是通过精油香气的冥想。
嗅觉鉴定提升了我们的认知并带给我们更多…

Dalton 在1996年就提出,嗅觉研究已经证实香气通过各途径被记忆和组织而现出其特性,其所蕴含的信息也可被评估和运用。嗅闻香气需要训练认知的过程,从而在感官影响和认知筑的能力间建立联系。Barkat et al.在2012年把这种能力形容为对气味在感性和语义[1]上的要求。不管怎么样,如果芳香分子作用方式类似,精油的化学和治疗作用和感官影响是相互联系和影响的。相应的,芳香混合物也可以在协同过程中起到很好的辅助性。没有捷径可以发展嗅觉,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练习—嗅闻精油和使用闻香纸吸闻并学习认知气味的语义。芳疗工作者和芳疗师有得天独厚条件可以做这些练习;这是非常愉快的练习,也适合集体便利的开展。


带着意识和问题进行嗅闻

精油经销商兼调香师Alec Lawless以坐着冥想闻香方式体验了带着意识和问题进行嗅闻经历。为了让思绪安定下来,意识会慢慢的被转移入安静的身体,和我们的理性思考是不同的,随着冥想的进行,思绪和身体逐渐合二为一。当我们完全被香气吸引,香气就成了我们的关注点,我们就会从忙碌杂乱的思考(Bloom 在2011年时候称这种思考为“猴子大脑”)中剥离出来,我们就会进入一种专注和反思的状态。

因此,嗅觉练习会影响我们的感受,认知和情绪。这会刺激我们的嗅觉神经,使之保持敏锐,提升我们的敏锐度,至少,它对我们的幸福感有正面影响。

精油-有效地学习途径

如果嗅觉意识会融入精油学习中,整个学习过程会得到巩固。有过闻香冥想体验的学生通常表示他们在学习时候会和精油产生更多的共鸣感。通过闻香纸带着意识进行闻香[2],学生通过吸闻对精油特质进行记忆,同时也是通过香气对不同成分进行辨别的机会和过程。这对于理解精油的化学特性和生理作用具有极大的益处。
比如说香茅醛,这种化学成分存在于香茅精油(拉丁名Cymbopogon nardus) 柠檬尤加利精油(拉丁名Eucalyptus citriodora) 苦橙叶精油(拉丁名Citrus hystrix leaves)。醛类具有特质鲜明的气味,我们经常把它用于如下方面的治疗:中枢神经系统、镇定神经、镇痛、抗氧化、消炎(Melo et al. 2010; Quintans-Júnior et al. 2010; Quintans-Júnior 2011a)。我们可以从语义上记住醛类的属性,当精油种含有醛类的成分,嗅觉记忆会让我们产生关联度,我们很快就可以想起这些属性特征。我们再举个例子,柠檬醛,这个化学成分很容易被嗅闻,存在于柠檬草精油(拉丁名Cymbopogon citratus, C. flexuosus),山鸡椒精油(拉丁名Litsea cubeba) 香蜂草精油(拉丁名Melissa officinalis)。我们很容易理解到柠檬醛是有着类似香茅醛的结构,因为两者香气都近似柠檬香气,对于炎症有镇定镇痛痛作用(Quintans-Júnior 2011b)。通过气味我们会认识到两者的具体的联系点—香茅醛和柠檬醛都可能引起皮肤过敏—当精油中含有一定量这两种醛的成分,有可能引起皮肤的敏感并刺激皮肤(Tisserand and Young 2014).

体验精油香气是获得这种精油在心理层面作用的第一手资料。香气是冥想的重点,香气随着呼吸而被吸入。如果吸嗅持续越长的时间,在心理层面的影响也更加明显,比如产生睡意或变得高度敏感。对于学生而言,这比简单阅读能学到更多知识。比如迷迭香精油(拉丁名Rosmarinus officinalis)是让人振奋的,薰衣草精油(拉丁名Lavandula angustifolia)是平复情绪的,依兰精油(拉丁名Cananga odorata var. genuina)是让人愉悦的。如果一组学生在进行香气冥想,在练习之后进行彼此的分享,这将是非常好的相互学习的机会。

15年前,Guy Robert写到鼻子是调香师的工具—实际上是最为重要的工具,但是除调香师和少数芳香爱好者之外它没有被充分利用。他形容每个人为“沉浸在文明的污染中” (Robert 1998)。现在我们就可以充分的发展这种非凡的感官—如果理智和适当地整合学习和学习以外的生活工作,鼻子就是芳疗师的工具。

[1] 语义是从希腊语semantikos(有意义的)发展而来,是意思的学习,通常被用于语言中。它关注的是事物之间的联系,比如印迹与符号,它们分指什么,如何描述。在嗅觉中,语义机制指的是香气所含有的信息和特质,和香气记忆。

[2] 主动吸闻是指把关注点放在呼吸上,把纯精油滴在闻香纸上,在嗅觉疲劳之前快速吸闻

参考书目:

Barkat, S., Le Berre, E., Coureaud, G., Sicard, G. and Thomas-Danguin, T. (2012) Perceptual blending in odor mixtures depends on the nature of odorants and human olfactory expertise. Chemical Senses 37, 159-166.
Bloom, W. (2011) The Power of Modern Spirituality. London: Piatkus.
Dalton, P. (1996) Cognitive aspects of perfumery. Perfumer & Flavorist 21, 13-20.
Lawless, A. (2010) The Ordinary Mind, Perfume and Natural Health. Accessed on 21/06/12 at http://www.aleclawless.blogspot.co.uk/
Melo, M.S., Sena, L.C.S., Barreto, F.J.N., Bonjardim, L.R., Almeida, J.R.G.S., Lima, J.T., De Sousa, D.P. and Quintans-Júnior, L. (2010) Antinociceptive effects of citronellal in mice. Pharmaceutical Biology 48, 411-416.
Quintans-Júnior, L.J., Melo, M.S., De Sousa, D.P., Araujo, A.A., Onofre, A.C.,
Gelain, D.P., Gonçalves, J.C., Araújo, D.A., Almeida, J.R. and Bonjardim, LR. (2010) Antinociceptive activity of citronellal in formalin-, capsaicin- and glutamate-induced orofacial nociception in rodents and its action on nerve excitability. Journal of Orofacial Pain 24, 305-312.
Quintans-Júnior, L.J., Rocha, L.F., Caregnato, F.F., Moreira, J.C.F., Da Silva, F.A., De Souza, A.A., Dos Santos Almeida, J.P., Melo, M.S., De Sousa, D.P., Bonjardim, L.R. and Gelai, D.P. (2011a) Antinociceptive action and redox properties of citronellal, an essential oil present in lemongrass. Journal of Medicinal Food 14, 630-639.
Quintans-Júnior, L.J., Guimarães, A.G., Santana, M.T., Araujo, B.E.S., Moreira, F.V.
Bonjardim, L.R.; Araujo, A.A.S.,Siqueira, J.S., Antoniolli, A.R. and Botelho, M.A. (2011b) Citral reduces nociceptive and anti-inflammatory response in rodents. Brazilian Journal of Pharmacognosy 21, 497-502.
Robert, G. (1998) The nose: a perfumer’s tool. Perfumer & Flavorist 23, 1-4.
Tisserand, R. and Young, R. (2014) Essential Oil Safety 2nd Edition. Edinburgh: Churchill Livingstone.


评分

参与人数 1小花 +20 收起 理由
年轻的周 + 20 送你魔花,手有余香!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小众精油】阿密茴
下一篇:肩颈舒缓精油--五一劳动节前的献礼
楼主热帖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一个人的旅行是最好的修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小香网
X
扫描微信公众号 「小香真精油」 进口柠檬精油10ml 试用

小香玩精油APP 1000+精油配方

QQ|首页|导读|手机客户端|标签|专辑|小黑屋|精油怎么用|Sitemap|Archiver|Sitemap1|Sitemap2|Sitemap3|

粤公网安备 44049002000813号     粤ICP备12029381号

GMT+8, 2022-12-5 16:38 , Processed in 0.038006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